议论风生/西方记者就新疆问题必须回答的15条问题\Philip Yeung

  新疆是西方国家及其媒体对中国施以地缘政治打击的新武器,这些“民主自由”的捍卫者与其说是在追求真相,实质却在製造仇恨。他们用三个词语:“种族灭绝”、“集中营”、“共产主义者”,调成一杯毒鸡尾酒,把中国抹黑成一个流氓国家,贬损中国形象。

  别妄想中国会分崩离析

  西方早对中国存有偏见,儘管中方不断提出证据反驳西方的抹黑,但仍被无视。在西方的角度,如果报道对中国有利,那就没有市场,因此我们只看到西方的反华媒体,作出各种片面、不公正的报道,中国不单蒙受各种指控,而且也被一直欺凌。这可能引致一个相当危险的局面,当媒体不断加剧美国的气焰,中美双方的关係也愈来愈紧张。

  特朗普已经告诉过我们,假新闻只会像野火一样蔓延,最终难以扑熄。西方幻想只要通过那三个词语,甚至不用多加解释,就能使中国在舆论战中处於下风。部分西方国家更妄想,中国会如前苏联一般分崩离析。

  但这是一个严重的误判,跟前苏联不同,中国是一个团结的国家。这个国家让逾七亿农村贫困人口脱贫,人民非常信任他们的政府,这种信任也源於过去中国被列强欺凌的记忆。声称要制裁中国的外国企业,如H&M和Nike,很快就见识到中国消费者发自内心的愤怒和抵制。中国是一个非常理性的国家,一直集中力量在教育、技术突破和经济发展,朝着目标一往直前,从不主动参与对外战争,相信即使一千年后,中国仍会屹立不倒。

  西方唯一可怕的地方,就是所谓的“舆论氛围”,一旦你不愿跟从,那就可能成为众矢之的,有多少政治家和记者,因为这样被迫折腰变成懦夫?西方拿不出任何中国进行所谓“种族罪行”的证据,他们必须向全世界解答以下的问题:

  一、中国穆斯林人口从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刚成立时的220万,激增至如今的1200万,请问何来种族灭绝?

  二、为何从来没有穆斯林国家谴责中国?或许是这些国家也对中国曾遭受恐怖袭击的经历有切身之痛?

  三、中国过去实行严格的一孩政策,如果要灭绝穆斯林人口,为何当初又容许穆斯林豁免执行?

  四、如果新疆的穆斯林遭到迫害,何故容许他们在全国各地进行商业活动改善生活?

  五、为何少数族裔学生在大学入学时可以降低取录要求?

  六、新疆官员为何要亲自负责改善少数族裔生活?

  七、中国有十个穆斯林部族,为何独独维吾尔族受到“种族灭绝”?

  八、当法国2015年被伊斯兰国恐怖分子袭击时,时任总统奥朗德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,并採取严厉反恐措施,为何当时没有受到国际谴责?

  九、1970年加拿大“十月危机”,时任总理皮埃尔.特鲁多引用“战时措施法”,派兵进入魁北克省,拘捕数百名魁北克分离主义分子,为何当时没人对他提出指控?

  十、911事件后,美国入侵伊拉克,夺走数百万生命,这些都是反人类罪行,为什麼没有人对美国实施制裁?

  十一、美国关塔那摩湾拘押中心的无限期拘留、酷刑和谋杀又如何呢?难道被关押在那裏的囚犯获得人道对待?

  十二、珍珠港事件发生后不久,美国就通过了“排日法案”,授权把拥有日本血统的公民强行迁往非人道的内陆集中营。相较之下,新疆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旨在通过去激进化和工作培训,让曾经的激进分子得以重返社会。

  十三、澳洲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和瑙鲁的难民拘留营,寻求庇护者被视为安全隐患,部分人被拘留了七年之久,联合国甚至有职员强姦、施以酷刑和谋杀的纪录,但世界仍然保持沉默。

  十四、对中国的指控有没有任何铁证?还是因为共产主义是原罪?

  十五、以对新疆的指控和香港止暴制乱混为一谈,声称中国践踏人民权利。中国为何不能就外国势力发起的暴力攻击而行使国家主权?

  基於政治利益标籤化中国

  西方的记者们,你们不必爱共产主义,也不必热爱中国,但必须公平处事,难道这要求也太高了吗?

  或许中国在对外解说上做得不够好,它只告诉批评者新疆事务是中国内政。中国如果可以公开过去恐怖袭击所造成损害的资料,或许就不必造成这麼大的麻烦。至於西方国家以及其媒体,难道要坚持无视事实和逻辑吗?抑或,他们只是想标籤化中国的共产主义,以捞取政治油水?

  註:原文刊於英文版《点新闻》,中文版由编者所译,标题为编者所加

   加拿大华裔大学教师

上一篇:华润水泥(01313-HK)强势持续



下一篇:占领世界电网技术制高点我国特高压有望成新名片